stuck

我想买一个戒指,戴在我的无名指上,这不代表我结了婚,或者我有了人,如果真是这样,那么由对方购买或许更有意义,不过我也可以郑重的说,甚至宣布,我,嫁给我自己。当然,我们也可以简单的欣赏它的美丽。

祈愿

我想见他。

我有一个梦想,

我想见他,望着他的眼睛,

望着他。

我们只消一个眼神,互相点点头,

我便心满意足,他也欢愉。


若是人山人海,我只消望着他,看着他,

若我有幸,和他近距离,和他对视,

我想,我定是不冷静的,

但我定不是能表现出的疯狂,

我的心如泉水沸腾,我的眼泪水充盈,

但我想,我是笑着的,

我笑着看他,我是沉默的,我是渴望的,

我是泪水充盈的,我要他看来的时候,

感受到我,真正看到我,

回想时有那一闪而过的印象,

我是郑重的,对待他。


我们平等,在我心里,我们平等。


我不敢想到轻浮,在脑袋里有你的时候,

你值得我多么郑重的对待,

不光是你,也是我理解到的你。

我害怕提到轻浮,你就飘然而去,

我追悔不及,

我害怕提到轻浮,我自己先撑不住,

对你的喜爱如万千大厦一刹倾。

那是种痛苦,因为我明白我现在有多喜爱你,

而你,也是多么值得我喜欢,

你是孤岛唯一理解的天堂,

你是心灵唯一的开放处,

如果你离去,我像是没有了救赎,

任何的药都不好使。


——致

深夜路景·河面

广阔而黑暗的河面上吊着灯

星星点点,照不亮路

河岸与河面融为一体